把丝绸之路金桥变成中国图腾

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论坛期间,主题景观丝绸之路上的金桥在国家会议中心广场上耀眼夺目。

照片/回答者提议将丝绸之路金桥变成中国图腾记者/黄小光本文首次作为“一带一路”峰会——丝绸之路金桥的唯一人文景观标志发表在《中国新闻周刊》第897期。随着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论坛的召开,它再次展现在人们面前。

这座令人眼花缭乱的金拱桥,以古代赵州桥为基础,高7米,宽4米,长28米,由20,000块人工琥珀砖建造而成。

每块砖中熔丝手工花源自“一带一路”线沿线数十个国家和近100个城市的“国花”或“市花”,象征着世界各国“你有我,我有你”的美好友谊。

事实上,这座桥的精神已经延伸到了峰会之外,赋予了它更强的文化使命。

丝绸之路金桥的创始人、中国艺术家舒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将在峰会后发起全球巡演,希望丝绸之路金桥成为中国新时代的图腾。

建完墙后,我发现我需要一座桥。中国新闻周刊:丝绸之路金桥在2015年米兰世博会上首次亮相。你为什么选择这个名字?“一带一路”的想法在开始时被考虑过吗?舒勇:这源自我2013年制作的“谷歌砖”。

那一年,我选择了1500个最能代表中国社会和人民生活的热门词汇,由谷歌翻译成英文,然后在砖块上印上中文和英文,组成一面墙,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

这些翻译大多生硬甚至难以理解,许多人类问题都是由于沟通不畅造成的。建完这面墙后,我发现需要一座桥来打破沟通障碍。

全世界都有桥梁。理解“桥梁”的交际意义不会有歧义。

那一年,习近平秘书长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使我能够找到这座桥梁的时代背景。

丝绸之路和郑和下西洋都是和平之旅。今天在中国提出这样的倡议,我觉得我是连接中国和世界的一座伟大的桥梁。

中国新闻周刊:与“谷歌墙”相比,丝绸之路金桥的建设是打破沟通障碍的沟通行动。

具体来说,丝绸之路金桥的交流和互动体现在哪里?舒勇:应该说,艺术作品通过与观众的不断互动塑造了自己的成长属性和活力。

在桥的整体之外,我们把金砖单独拿出来做宣传推广,目前已经有1万多人在金砖上签名了。作为一个整体,我们已经把金砖四国单独拿出来进行宣传和推广。目前,已有1万多人签署了金砖四国。

签名既简单又复杂。它包含契约关系,具有仪式感。

正是通过这个仪式,我们展示了丝绸之路金桥的互动性。

当不同国家的领导人把他们的名字列入金砖四国时,他们也成为“一带一路”的支持者和时代的见证人。

中国新闻周刊:丝绸之路金桥包含哪些中外元素?你想传达什么想法?舒勇:这座桥包含了中国的宇宙观。

在四个桥孔中,两个最大的桥孔是根据潮汐规律设计的。左洞代表朔望,右洞代表满月。每个月的1号和15号,水位都会上升到最高水平,就在桥口的顶部。

这种设计的智慧可以从赵州桥能够屹立1000多年这一事实中看出。

此外,大大小小的桥孔代表上弦和下弦,上弦是和平的,下弦是平的,和平是明亮的,明亮意味着太阳和月亮一起发光,暗示着和平和光明的未来。

“只有一朵花不是春天。花园里开着一百朵花。

“我们融合并铸造了金砖四国“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花。桥的底部也铺着丝绸之路的金球,里面融合并铸造了联合国成员国的国花。

可以说,我们正在联合国花园里架起一座金色的丝绸之路桥梁,以便世界上所有国家能够团结起来,建立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就是我们想要表达的想法和意义。

中国新闻周刊:随着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论坛的召开,丝绸之路金桥也第二次亮相。

这次你会给每个人带来什么样的展示?舒勇:我们加固了整座桥,并更换了受损的砖块。

随着“一带一路”之友圈子的不断扩大,代表新国家的更多金砖国家加入了丝绸之路金桥。

桥的底部是鲜花制成的彩色丝带,其中金黄色和紫色蓝色分别象征着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登陆。

总的来说,在总体框架不变的前提下,我们给了丝绸之路金桥新的生命。

没有使命感,就不会有《中国新闻周刊》:你是如何走上这条独特的创作道路的?舒勇:当我踏上当前的艺术道路时,父亲在我心中影响了我。

我父亲是一名士兵。他每天都告诉我革命精神,并在我的国家灌输使命感。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特别反感。

但我没想到,许多年后,他的话在我的脑海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并无意识地成为我血液中的文化基因。

舒勇的工作室充满了“丝绸之路金桥”的元素。他现在抛开了其他工作,把创作时间奉献给了丝绸之路金桥。

虽然我出生在一个小镇,但我喜欢宏大的叙事。我成长的背景是宏大叙事的背景。

我的作品从头到尾都充满了家庭和国家的感情。我认为没有使命感就没有伟大的作品。如果这项工作纯粹是个人经历,它只是墙上的一件装饰品。我不愿意做这样的艺术。

《中国新闻周刊》:金桥丝绸之路承担了什么使命?舒勇:在我看来,丝绸之路金桥的使命和责任是通过丝绸之路金桥传播国家形象,在表达中国个性独特魅力的同时,寻找与世界产生共鸣的国际共性,使文化融合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桥梁纽带。

中国新闻周刊:你曾经说过丝绸之路金桥应该成为人类共同命运的图腾。

所谓的图腾能被理解为你刚才提到的“文化符号”吗?舒勇:首先,我认为文化符号非常重要。如果100年后我们不制造几十个民族文化符号,即使有许多500强企业,中国仍然是一个小国,仍然不能影响世界。

同时,符号和图腾有不同的力量。

大多数符号只是时尚和短暂的。图腾是一个可以站在民族文化历史上的超级文化符号。它能让你感受到真正的威严。

我希望丝绸之路金桥不仅是“一带一路”的象征,也是中国新时代的图腾。

为了让郑和下西洋成为壮举,《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文化符号的引入是随着国家的发展自然产生的,还是需要经过一个深思熟虑和人为的过程?舒勇:文化的影响是微妙的,但是当它上升到国家战略的水平时,仍然需要积极的行动。

事实上,美国也是由国家力量推动的。例如,它通过抽象表现主义来表达自由和民主的新的社会概念,这是由美国文化战略推动的。

中国新闻周刊:从米兰世博会、北京长安街、首届“一带一路”论坛、中非合作论坛到今天的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在过去的五年里,丝绸之路金桥是否也经历了国家力量的不断推动?舒勇:没错。丝绸之路金桥(Silk Road Golden Bridge)是国家真正推出的作品,最终将捐赠给国家。

有人曾经提出要2亿元来收,但我拒绝了。

我不会把它卖给个人或企业。

相比之下,捐赠能够真正地将其社会价值和公共价值提升到国家层面。

我不想让人们认为这是艺术家的个人作品。即使后来,如果别人不知道是我创造的,也没关系。

未来,我们将推出丝绸之路金桥全球旅游计划,并在任何国家建桥。也许50年后,50个不同版本的丝绸之路金桥将会出现。

美国在上个世纪创造的自由女神像只有一种形式,但中国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形象是多样的,体现了“和平合作、开放宽容、相互学习、互利共赢”的丝绸之路精神。

中国新闻周刊:第一个将建在哪里?舒勇: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一带一路”倡议是在哈萨克斯坦提出的。

去年我被邀请参加一个交流会议。哈萨克斯坦政府承诺在阿斯塔纳建造世界上第一座丝绸之路金桥广场。

《中国新闻周刊》:为了成功走出中国,丝绸之路金桥自身的命运也符合“一带一路”的轨迹。

这个论坛也会给丝绸之路金桥带来新的机遇吗?舒勇:对我来说,我最大的期望是丝绸之路金桥能在论坛上完美呈现。

当然,我也想通过这个论坛正式推出全球旅游计划,让更多人参与。

我的目标是让巡回展览郑和下西洋的壮举。当丝绸之路的金桥在世界各地竖起时,它也将成为新时代民族精神的象征,并将永远保持下去。

我这样做是作为一种信念,它可能不会在五年、十年甚至一生中完成,但我已经准备好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