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地方强迫幼儿园转到浦汇公园?张志勇:误读了中央精神!

新闻背景目前,入学的难度和高成本仍然困扰着许多普通人,尤其是普通工人阶级。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学前教育。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确保和改善人民生活的蓝图中具体增加了“有孩子”的新要求。

2018年11月15日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学前教育改革和规范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到2020年,公立幼儿园原则上不得低于50%,全纳幼儿园不得低于80%,毛入学率不得低于85%。

根据《意见》精神,为贯彻落实有关要求,2019年1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向各省、市、自治区发布了《关于发展城市居住区托幼机构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居住区配套幼儿园应由教育行政部门作为公共园或委托作为包容性私人园经营,而不是营利性幼儿园。

此后,各地积极采取措施,加快发展公办幼儿园和全纳民办幼儿园。

然而,在一些地方,政策执行也存在一些问题。

记者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巡视员张志勇,就当前一些公众困惑谈了自己的看法。

你如何理解以张为代表的“难进”和“贵进”的难题,你如何理解“难进”和“贵进”仍然存在的问题?对于学前教育的发展,人们批评最多的是所谓的“入学难”和“入学贵”。

事实上,准确地说,“很难进入公共花园”和“进入私人花园很贵”。

长期以来,在许多地方,一个县(市、区)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园林很少,甚至在许多县(市、区)也只有一所实验幼儿园。普通人当然很难进入这样的公共花园。同时,人们不能进入公立幼儿园,想要更好的私立幼儿园。大城市的幼儿园通常每月花费数千元甚至数万元,这对大多数人来说当然是昂贵的。

“入学难”和“入学贵”问题的根本解决办法是大力发展公园,通过扩大公立学前教育学位的供应来缓解公园的入学问题。

同时,减少人们对高收费私人公园的需求,进而发挥公园在控制高收费私人公园价格中的作用。

这也是中央文件要求加快发展公益性和包容性学前教育的实质。

中央政府学前教育新政策的最大意义是什么?中央政府的新政策是响应广大人民群众的关切,解决入学困难和费用昂贵的问题。

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学前教育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学前教育的模糊性。

许多地方将学前教育推向市场,主要是通过发展私立学前教育来满足人们对学前教育的需求。

在我看来,《意见》发表的最重要意义在于确立学前教育的公共服务属性。

《意见》以明确的陈述开始,强调“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始,是国家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项重要的公益事业。

这里,《意见》突出了学前教育的社会公益属性,为确立学前教育的公共服务属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可以说,学前教育的发展方向已经确定。如果我们仍然在市场和公共服务之间摇摆不定,那么中国的学前教育可能会越走越远。

为什么国家要大力发展公益性全纳学前教育?一方面,学前教育的公益性最强。

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希克曼(Heikman年的跟踪研究表明,每投资一美元学前教育,就可以获得17.07美元的回报,其中4.17美元是个人增长的回报。12.9美元是对社会公用事业的回报,这反映在社会福利、补救教育、预防犯罪和增加纳税方面的投资减少。

学前教育投资效益的明显溢出特征恰恰表明,学前教育投资的公益性在国民教育中最强。

另一方面,从我国社会发展阶段来看,我国仍处于快速城市化阶段。

制约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因素很多,其中之一是年轻人在城市生活和工作的高成本。

一是抚养孩子的成本,教育成本太高,二是买房成本太高。

大力发展公益性全纳学前教育,有利于降低青年入城成本,促进中国城市化进程。

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看到,降低年轻夫妇抚养和教育子女的成本对于鼓励年轻人生育和延长我国的人口红利具有重要意义。

为什么强调公立幼儿园不能少于50%?《意见》要求,各地要把发展全纳学前教育作为重点任务,结合本地实际,努力建设以全纳资源为主体的公园体系,坚决扭转高收费私人公园比重过大的局面。

大力发展公园,充分发挥公园作为保护基础、划定底线、引导方向、稳定收费主要渠道的作用。

归根结底,加快发展公立学前教育要求公立幼儿园不低于50%。其根本目的是坚持以人为本的学前教育发展理念,充分发挥公立幼儿园在学前教育市场的主导和调节作用,最大限度地发挥学前教育的公益性,降低儿童学前教育成本。

目前,我们正在大力发展公园。有些人担心政府的财政能力。你怎么想呢?《意见》明确要求“完善学前教育成本分担机制”。

各地要从实际出发,科学核定园区运营成本,以提供包容性服务为衡量标准,统筹财政补贴和收费政策,合理确定份额比例。

同时,要“根据公园运营成本、经济发展水平和群众承受能力等因素,合理确定公园收费标准,建立定期、动态的调整机制”

「这显示即使幼稚园是由政府开办,开办幼稚园的费用也并非完全由政府安排,而是由政府和个人分担。

加快发展我国公立学前教育,一方面,各级政府应加大财政投入,增加学前教育财政资源,逐步提高学前教育经费占财政教育经费的比例;另一方面,应建立合理的分享机制,适当提高受教育家庭的分享比例。

有些人认为新政策大大减少了收费高空和利润高空的私立幼儿园的发展。你认为这个问题怎么样?从中央政府确定的公立幼儿园和全纳幼儿园的比例来看,限制和减少高收费私立幼儿园的发展是不可避免的空。

同时,随着高质量公立幼儿园的不断发展,高收费私立幼儿园的利润将逐步回归正常水平。

在此,我想澄清一个观点,就是教育,特别是学前教育,作为最具公益性的教育事业,不能突出其资源配置的市场属性,更不用说把学前教育作为一个产业或企业来抓。

在我们的调查中,我们发现有些地方已经强迫幼儿园转到浦汇公园。这是否符合中央政府的精神?你怎么想呢?由于历史原因,一些地方的高收费私立幼儿园比例过高,面临着加快全纳私立幼儿园发展和降低高收费私立幼儿园比例的压力。

有些地方急于增加公立幼儿园和全纳幼儿园的比例,甚至有强迫私立幼儿园转变为全民幼儿园的做法。

在我看来,这些做法是对中央政策的误读。

加快公立幼儿园的发展,不断扩大公立幼儿园的比例,是优化公立公园与私立公园关系,降低高收费私立公园比例的正确途径。

当然,政府可以通过政策、资金和教师来引导一些私立幼儿园成为全民幼儿园。

这里的前提是,我们必须坚持自我意识和自愿的原则,不能强迫私立幼儿园转型。

今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强调“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供给”。

你如何理解李克强总理提出的“政府应该支持公立或私立幼儿园,只要它们符合安全标准,收取合理的费用,家长可以放心”的要求?就我个人而言,我了解到李克强总理关于学前教育的政府工作报告向全社会发出了以下信号:第一,我国学前教育的发展应坚持公民管理同步发展的原则。

中央政府要求加快发展公立学前教育并不意味着限制私立学前教育的发展。从很长的历史时期来看,为了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学前教育的需求,政府和民间仍应坚持“两条腿走路”的方针。

第二,各级政府应积极支持民办幼儿园的发展。

特别是,应该通过土地、税收和购买服务来支持包容性学前教育的发展。

当然,政府支持全纳型民办幼儿园的发展,以下现象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第一,全纳型幼儿园只有品牌被挂,没有财政援助;第二,政府只提供少量资助,幼稚园学费无法弥补政府的价格上限与原价之间的差额。

同时,我想强调,作为一项公益事业,政府大力发展学前教育的决心和信心是毋庸置疑的。

随着公立幼儿园的大量出现,人们对优质学前教育机会的选择将会得到更好的满足。

在这种情况下,公立幼儿园与私立幼儿园争夺学生是正常的,一些质量差、价格高的幼儿园被市场淘汰,过去获得较高利润回报的幼儿园收入下降也是正常的。

简而言之,总的来说,私立幼儿园空的利润可能会下降。

但是我相信那些留下来的人是真正热爱学前教育的人。

目前,本港很多私立幼稚园占80%,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增加公立幼稚园的比例是否现实?发展公立学前教育不是政府的唯一责任。公立学前教育形式多样,包括政府投资幼儿园、城市居民区幼儿园、党政机关办幼儿园、国有企业办幼儿园、公办学校附属幼儿园和农村集体幼儿园。

当然,在私立幼儿园比例过高的地方,调整公立和私立幼儿园的结构比例会更加困难,这需要地方政府长期努力和工作。

为什么要加强城市居住区配套幼儿园的建设?如何认识城市居住区配套幼儿园的建设?必须明确支持城市居住区幼儿园建设的性质。

事实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相关文件早已明确:城市住宅区配套幼儿园是城镇的基本公共服务设施。

就像医院和居委会一样,它必须纳入城乡建设规划,必须与居住区同时建设和交付。

从国家对住宅区幼儿园配套建设的定位来看,开发商收取高额费用、获取高额利润不是企业或“工具”。

为什么国家如此重视城市居住区幼儿园的配套建设?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在城市居住区配套建设幼儿园是建设公共服务资源最经济、最密集、最便捷的方式。

说它是最经济的,是建造公共设施最经济的方式。

从某种意义上说,城市住宅区幼儿园的建设费用由城市居民个人分担,当然属于城市居民共同享用的公共服务设施。说它是最密集、最节省土地的公共设施供给方式;说是最方便的,是直接融入社区的教育资源,也是城市居民接受学前教育最方便的。

许多人不了解城镇幼儿园配套建设不足的整改情况?甚至不同意。

你怎么想呢?你的山东省是怎么做到的?支持城市住宅区幼儿园建设并不是一项新政策。

2008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相关文件做出相应规定,2010年,《国家十条》制定了更加明确的政策法规。

《意见》要求对城市居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中的“规划不到位、建设不到位、交接不到位、使用不到位”四种情况进行整改。其实质是纠正地方政府对城市居住区幼儿园配套建设政策执行不力的问题。

城市居住区配套幼儿园改造面临的形势非常复杂。

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幼儿园和开发商之间的产权纠纷,政府想收回。

当然,把拨出的土地用作兴建幼稚园的教育用地,争议不大。

有人认为,当时开发商是按照市场价获得的土地,在这些土地上建设的幼儿园产权应该归开发商所有,且许多已办理了产权登记。有人认为,当时开发商是按照市场价格取得土地的,在土地上建造的幼儿园产权应该归开发商所有,很多开发商已经登记了产权。

这里必须强调的是,即使开发商通过市场获得土地,根据物业条例,配套幼儿园作为公共服务设施的住宅区的产权不属于开发商,而是属于所有业主。

面对复杂的产权纠纷和合同纠纷,我省各地都采取了“一园一案”和“一案一议”的方式改造城市居住区配套幼儿园。他们积极稳妥地进行了改造,创造了许多有益的经验和做法。规划不足的整治有两种模式:一是调整规划,进行配套建设;二是利用公共服务设施进行重建。

解决建设不足问题有两种方式:第一,政府敦促开发商限期完成建设;第二,政府回购了土地,以弥补开发商闲置幼儿园用地的问题。

有四种方式来处理不充分的移交:一是敦促移交;其次,政府将收回租金。第三是政府回购;第四是敦促开放。

解决使用不足的问题有两种模式:一是通过补贴学生的普通公共基金,将高收费幼儿园转变为包容性的私立幼儿园;第二,通过与开发商面谈,减少租金和剩余租金的财政补贴,高收费幼儿园将变成包容性的私人公园。

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应该在城市居民区设立幼儿园作为公共服务设施?国家相关政策明确规定,城市居住区配套公园应优先设立为公共公园,或委托国有资产的包容性私人公园,不得设立营利性私人幼儿园。

换言之,城市居住区幼儿园作为教育公共服务设施,就其产权而言是公共资产,必须移交教育行政部门使用。

如果财政有保障,可以改成公立幼儿园;如果财政资源不足,也可以是政府拥有的幼儿园,按照私人机制运作。

当然,政府有权为私营机构和专业机构免费开办的幼儿园设定价格限制。

发表评论